斯特拉斯堡大捷

2021年1月13日 0 Comments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斯特拉斯堡大捷是指公元357年,罗马帝国晚期,罗马军队对阿勒曼尼人的一次重大胜利,这次胜利也让尤利安树立了威望,他后来成为统治全帝国的皇帝,即著名的皇帝“叛教者”尤利安。

莱茵河边的日耳曼人,一直就是罗马帝国的顽敌。一旦有机会,他们便会越过莱茵河,用血与火洗刷帝国的领土。从公元前开始,罗马人就一直在跟这些暴虐成性且顽劣不堪的蛮族战斗着,并长久地将他们挡在莱茵河以东。但自三世纪危机以来,莱茵河流域的防务就每况愈下,其中最大的刺头便是阿勒曼尼人。双方与日俱增的矛盾,终于在斯特拉斯堡化为一场恶战。

阿勒曼尼人是一个由诸多小部落组成的一个极大的部落联盟。这个联盟极为松散,没有一个固定的权力中心,各个部落只是相互之间并不敌对,在对外战争中他们并不一定会联合在一起。

但这个部落联盟恰好处在罗马帝国的莱茵河防线和多瑙河防线之间的拐角处,也就是现今德国西南部,巴登-符腾堡州的位置。从这个位置上,阿勒曼尼人向东和南可以威胁莱提亚行省,向西和北可以进犯高卢和日耳曼行省。罗马人必须从两个方向共同防守,才能将其拒于国门之外。

如果帝国稳定,守住这宽阔的边界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自三世纪危机以来,帝国就内战不断,军队多次从边境调离,致使蛮族人趁虚而入,在帝国境内如入无人之境。

志在集大权于一身的君士坦丁一世,为了加强帝国边境的防御,创建了野战-边防军系统。但这个体系在莱茵河流域却缺乏成效。因为这些边境行省离蛮族只有一河之隔,边防军虽然总体数目庞大,却都分散在一个个小要塞中,根本无法在城外与大规模的蛮族部队对抗。而野战军距离边境又太远,等到他们集结完毕,蛮族人早已将乡间劫掠一空,打道回府了。

君士坦丁(Constantine)皇帝的家族本来枝繁叶茂,但是在他晚年,除了他自己的儿女,和年幼的尤利安及尤利安的哥哥(君士坦丁的侄子),几乎全被赶尽杀绝。他的三个儿子:小君士坦丁,君士坦提乌斯,君士坦斯把帝国一分为三,后来内战爆发,小君士坦丁和君士坦斯陨落,剩下君士坦提乌斯(Constantius)一人掌权。

到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时期,紧邻莱茵河的日耳曼行省成为蛮族肆虐的天堂。为了解决第一与第二日耳曼行省的问题,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亲自率军攻打阿勒曼尼人。但御驾亲征的皇帝,只是击败了阿勒曼尼人伦提斯部,并与另外一个部落展开谈和。

在这之后,他派出了希尔瓦努斯,这位威名赫赫的大将去指挥高卢地区的防务。可是没多久,多疑而敏感的皇帝就开始怀疑起这位大将的忠诚,并将其处死。作为替代,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将他的堂弟尤利安提拔为副帝,派往高卢指挥军队。

当尤利安从意大利来到高卢时,阿勒曼尼人已经攻下了多座城池。第二日耳曼尼亚近乎完全沦陷,成为蛮族人的领土。而他手上的野战军人数只有一万来人,形势对尤利安来说十分糟糕。当他听到第二日耳曼尼亚著名的城市,阿格里皮娜殖民地(即现今的科隆)已经被蛮族人完全摧毁时,极为震惊。有人听到他喃喃自语道,说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了。但就是这个从未带兵打仗的年轻贵族,只在书中了解过过去伟大将领事迹,就完成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在维埃纳渡过了356年年初的冬季后,尤利安开始率军前去收复失地。他顺着罗讷河北上,来到了勃艮第地区。在当地休整了一段时间后,继续往东北前行。这时,已经有大批蛮族人在行军路上进攻罗马军队,却无一例外地都被高度警惕的野战军团击退了。

但更多日耳曼人出现于第二日耳曼尼亚行省以西的第一卢格敦尼斯行省。附近的第一贝吉卡行省情况更加糟糕,驻扎在那儿的罗马边防军根本无法阻挡蛮族人往高卢深处肆虐。

于是,尤利安来到第二贝吉卡行省的兰斯城,与驻扎在此城的高卢当地驻军以及他们的指挥官会面,共同商讨如何收复沦陷的行省。经过商讨,他们开始率军前进。结果,罗马人高唱凯歌,击败了一支前来迎击的蛮族部队,乘势收复了科隆。另一个日耳曼部落集团法兰克人,看到罗马人这么轻松地就击败了阿勒曼尼人的军队,于是决定见好就收,与帝国签订了和约。这样一来,莱茵河流域还在与罗马人争斗的,就只有阿勒曼尼人了。

情况进展得如此顺利,是尤利安怎么也没想到的。因此,即使行省内还有许多阿勒曼尼人,尤利安就开始着手重建行省的工作。

在塞诺尼斯城度过了357年年初的冬天后,尤利安又接到了一个喜讯。为了彻底解决阿勒曼尼人的威胁,皇帝派遣了一支为数25000人,由步兵统领巴尔贝提奥率领的部队来支援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ouheling.com/,斯特拉斯堡队同时,皇帝将亲自出征,率领另一支军队从阿勒曼尼人领土南方的莱提亚行省进军,从而完成对蛮族人的战略夹击。于是尤利安开始荡清第二日耳曼行省内的蛮族,许多阿勒曼尼人就被他逼上了莱茵河上的岛屿,然后一网打尽。

可他没想到,巴尔贝提奥正在前去与他会合时,被阿勒曼尼人突击,整支军队都逃回了劳拉库姆城中。这么一来,尤利安立刻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当时他正在斯特拉斯堡修筑碉堡,而阿勒曼尼人中的许多国王听到巴尔贝提奥麾下的两万五千罗马士兵一看到阿勒曼尼军队就丢盔弃甲后,立刻号召全阿勒曼尼人对罗马人进行大反攻。七位阿勒曼尼国王,带领着35000蛮族士兵,浩浩荡荡地逼向斯特拉斯堡。

此时的尤利安,手中只有13000人的部队。只要稍有不慎,不仅前一年的征战成果要付诸东流,就连他本人的安全都难以保证。

当阿勒曼尼大军来到离斯特拉斯堡还有几十公里的地方时,极度自信的阿勒曼尼人总指挥克诺多马略,派出了使者。蛮族人傲慢地要求尤利安“归还”阿勒曼尼人之前夺取的土地。尤利安听到阿勒曼尼人的要求后,面不改色地讽刺了克诺多马略那可笑的要求,然后把使者扣押了起来。

在尤利安眼中,这时的情形虽然非常危险,但也非常难得。阿勒曼尼人此次是倾巢而出,除了他们自己,还拉上了雇佣军和受条约束缚的其他很多日耳曼部落。如果能在这里击败这支规模庞大的队伍,罗马人在莱茵河边境的形势会得到极大的改善,受蛮族人侵袭的行省也将有足够的时间来恢复繁荣。之前对蛮族人多次的胜利增长了尤利安和他麾下军队的信心。即使对面的蛮族部队人数号称是罗马人的三倍,尤利安也有与之一战的信心。

第二天一大早,罗马军队就离开了自己的营地,开始前往33公里外的蛮族军队所在地。一直走到中午,他们终于看见了敌方的主力。尤利安放眼望去,只见蛮族人密密麻麻地排列成一个个相互联系的楔形阵,与塔西佗在《日耳曼尼亚志》里描述的日耳曼战法如出一辙。

阿勒曼尼人的右翼是一片树林,这里面有他们的不少伏兵。他们还在树林前方挖掘了一道壕沟,保护自己的右翼不受侵袭。

他们的左翼是日耳曼人典型的步骑混合部队。率领这支步骑混合部队的,恰好是阿勒曼尼人的七位国王和十位王子。贵族武士们骑在马上,手持短矛的的精锐侍卫在边上进行护卫。这样的混编部队,在面对纯骑兵队伍时具有很大的优势。

至于占据部队绝大部分的普通步兵,则在一个个小头目的率领下,组成了冲击力极大的楔形阵。欧洲人习惯将这种打法称为野猪头。越是勇敢的人,就能装备更好的武器与盔甲,成为整个分队的先锋。这样的战术,容易让士兵依靠局部数量优势与士气,冲破敌军的阵线。一个个分散的野猪头也能让敌军无法轻易在某个点上聚拢更多防御兵力。由于数量优势,在斯特拉斯堡的阿勒曼尼人,还将步兵分成前后两线。这样一来,全军的连续冲击力就更加可怕了。

罗马人也迅速摆出了他们惯用的战阵。装备大盾牌的披甲长矛兵,立刻在全军的前方摆好一道难以逾越的盾墙。他们的身后是同样善战的重装标枪兵。更多装备轻型标枪与弓箭的投射步兵,则迅速来到重装部队的后方。在这些占据中央的主力步兵两边,是由投诚的日耳曼部落组成的辅助军团。他们大体上也按照罗马人战术编组训练,但重装部队比例更高。

罗马人的左翼,是由塞维鲁将军率领的独立步兵队伍,他富有军事经验,之前帮助尤利安整顿了军队和基地。他们同样是以日耳曼规划人员的辅助部队为主。罗马人的所有骑兵队伍则部署在右翼位置上,其中既有新组建的具装骑兵,也有手持弓箭的弓骑兵与传统军团骑兵。

在全军后方的中央位置,是为数一千人的第一军团。尤利安将其作为全军的预备队,随时准备填补前方阵线的缺口。他们的两翼,也有日耳曼人组成的辅助军团。

公元4世纪的军团,已经不是三世纪前那支凌驾于所有其他文明的跨时代军队。罗马人还是尽可能在野战军团中维持了自己昔日的优良传统。这在即将开始的战斗中,确保了他们的胜利。他们在完成布阵后,首先开始向对面的阿勒曼尼人挺进。

左翼的塞维鲁将军,首先遭遇了阿勒曼尼人藏在森林中的伏兵攻击。按照战前计划,罗马左翼应该率先前进,吸引敌方主力的注意力,以此打乱对方的阵型。可树林的伏兵让这个计划化为乌有,左翼的辅助军只能首先进攻森林里的敌军。

尤利安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因为没有办法打乱阿勒曼尼人的阵线,罗马人就只能与蛮族人进行一场硬碰硬的正面较量。于是他当机立断,下令中央的主力步兵展开进攻。双方步兵随即开始高唱战歌,举着盾牌,接受迎面而来的标枪与箭矢洗礼。那些罗马人的日耳曼辅助军则发出了与对面敌军一样的怒吼,以此告诫当面的敌人,不要因为自己的罗马身份而掉以轻心。

此时在阿勒曼尼的左翼,却发生了一场的小小的骚动。蛮族国王的侍从们,要求他们应当从马背上下来,与他们并肩作战,共享胜利的荣耀。克诺多马略与其他国王听到这个要求,立刻从马背翻了下来,加入了步兵的队伍。这一来,整个阿勒曼尼军队就全由步兵组成。只要罗马骑兵发挥正常,蛮族人的左翼就很容易被击垮。

然而罗马人的右翼骑兵发挥,却让人大跌眼镜。在冲锋中,他们的士官被日耳曼人的标枪击倒。随即又有一名重骑兵马失前蹄,连人带马摔翻在地。这些罗马人按照草原与东方波斯骑兵风格武装的新式骑兵,居然立刻慌忙地向后逃去。士气大振的阿勒曼尼人,随即向对面的罗马步兵发起了可怕的猪突冲锋。这个过程来的如此突然,让蛮族没有及时抓住机会从左翼夹击罗马步兵。否则战斗可能在很快的时间内就以他们的胜利告终。

面对蛮族人势不可挡的冲锋,罗马步兵用手里的标枪与弓箭,稍稍减缓了对方的速度。但随之而来的近身格斗,依然非常艰巨。阿勒曼尼始终依靠盾牌与冲击力,撞击罗马第一线重装部队的盾牌阵。他们还不断用手里的长矛,从盾牌间的缝隙刺击对手的面部和颈部。或是用长剑劈砍盾牌,尝试撬开罗马人的密集龟甲阵。

由于罗马人在三世纪后,重装部队比例锐减。所以只能依靠1/5-2/5的近战部队去迎接肉搏。但训练较好的野战军团,还是可以在重压下施展昔日横扫地中海各地的百人队轮换战术。当最前方的长矛兵开始出现伤亡后,他们像先辈那样整队后退。已经投掷完重标枪的第二线重装部队,则以百人方阵开始交替前进。以此来替换体力损耗巨大的前排,承受蛮族步兵的冲击。

尤利安则在关键时刻,带着预备队的部分辅助军团,赶到右翼。他本人高举旗帜,并以步兵的盾墙挡住了溃退的骑兵。随后,年轻的统帅用严厉的斥责与鸡汤式的鼓舞,将骑兵们又劝回了战场。随着骑兵的重回右翼,阿勒曼尼人在左翼的进攻,受到了阻碍。

但蛮族人的勇武与数量优势,终究起到了重要作用。罗马中央阵线在重压之下,被阿勒曼尼人的精锐武士击穿。大量轻装的远射步兵,根本无法填补重步兵留下的缺口。虽然罗马人也在左翼的森林里击溃了对方的伏兵,但林间的厮杀已经变成了日耳曼辅助军对同文化对手的长距离追击。所以这一翼的胜利,对主战场的进程,毫无帮助。

关键时刻,还是返回第二线预备队位置的尤利安,带领第一军团堵住了这个巨大的缺口。少量突入的蛮族武士,不经重新整队,就一头撞在了罗马预备队的第二道盾墙上。体力消耗巨大,又没有数量优势的他们,很快被前进的重步兵盾墙给顶了回去。

罗马士兵坚守的优良传统,终于在最后时刻,帮助胜利的天秤向他们倾斜。阿勒曼尼人的攻势,随着体能消耗而逐步减弱。前后替换的罗马重步兵,以最为科学的方式,抵消了蛮族人的勇武之气。随着预备队的增援,依然陷在交战中的阿勒曼尼人开始犹豫不决,罗马人却士气大振。大量在重步兵身后射击的轻步兵,用落顶箭不断袭扰因体能耗尽而无法一直高举盾牌的敌军。加之罗马骑兵与辅助步兵从右翼的包抄夹击,阿勒曼尼人明白,他们已无胜利希望。

最终,阿勒曼尼人开始全军溃退。他们利用战场四周的小路逃走,才逃得生天。留下了6000多具同伴尸体和孤立无援的克诺多马略国王被活捉。尤利安与他的军团,用最罗马的方式,为帝国赢得了该世纪最大的胜利。

罗马人方面总共阵亡了243名士兵和4名军官(可能没有计算日耳曼辅助军团的损失)。

这次战役阶段性终结了高卢的蛮族入侵,后来尤利安又讨伐法兰克人,三次渡过莱茵河战胜蛮族,使罗马帝国在莱茵河的压力大大减少,一直到407年,下一次入侵才在帝国没有防御的边境莱茵河发生,而这次胜利也让尤利安树立了威望,他后来成为统治全帝国的皇帝,即著名的皇帝“叛教者”尤利安。

斯特拉斯堡战役后,阿勒曼尼人的威胁虽然远称不上完全解决,但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此战中的罗马人,像当年的先辈一样,击败了数倍于己的蛮族大军,给晚期帝国的军事史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惜,帝国后期衰落的趋势,已经无法依靠前线将士的奋战来得以挽救。整整21年后,最后的精锐军团,终于在阿德里亚堡战役中,尽数倒在另一伙日耳曼集团哥特人的剑下。

罗马帝国建立后,奥古斯都不断派兵讨伐日耳曼部族,企图迫使他们臣服。公元9年秋天,罗马3个精锐军团在条顿堡森林遭切鲁西人伏击歼灭。噩耗传来,奥古斯都掩面长叹,痛惜不已。他已经抽不出力量去彻底平定日耳曼威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